總瀏覽量

2015年1月28日 星期三

【賞詩百嘆】(11-15)





新詩已百年。

至今,不接受新詩的仍然大有人在,而且不乏文壇名宿。
我不爭辯,只薦好詩。

古代詩話,最出名的有嚴羽的《滄浪詩話》、歐陽修的《六一詩話》、袁枚的《隨園詩話》等。
日本著名詩話也有虎關師煉的《濟北詩話》、太宰春台的《詩論》、江村北海的《日本詩史》等。
今人詩話,未經長期歷史驗證,暫不宜論哪本是經典。

如今我寫的「賞詩百嘆」,自知連詩話的資格都未到。
只是,有時看到一首好詩,就很想「逼人同賞」,久而久之,所遇好詩已達百首。

逼君同賞。

天下好詩太多,「賞詩百嘆」收錄的數量只是千泉一壺而已,今由我說出,蓋緣分使然!

那些被千萬人追捧的名作,再提一次也意義不大,故在此處,我會避過。
每期推薦5首,每首詩後附一兩句無法壓抑的感言,或驚嘆,絕非大評。
過一把詩癮,足矣!


11/沒有走的路(羅勃.佛洛斯特)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

只可惜我不能都踏行。

 

我,單獨的旅人,佇立良久,

極目眺望一條路的盡頭,

看它隱沒在叢林深處。

 

於是我選擇了另一條路,

一樣平直,也許更值得,

因為青草茵茵,還未被踏過,

若有過往人蹤,

路的狀況會相差無幾。

 

那天早晨,兩條路都覆蓋在枯葉下,

沒有踐踏的污痕:

啊,原先那條路留給另一天吧!

明知一條路會引出另一條路,

我懷疑我是否會回到原處。

 

在許多許多年以後,在某處,

我會輕輕嘆息說:

黃樹林裡分叉兩條路,而我,

我選擇了較少人跡的一條,

使得一切多麼地不同。

 

嘆:西方版「楊朱泣歧」。

 

12/陽光明媚的星期天(嚴力)

 

星期天的陽光明媚

我們似乎把露天咖啡館

坐成了度假的海灘

我們談到了美妙的生命和愛情

甚至談到的死亡也是浪漫的

我們談到了

自殺者到了另一個世界之後

如果再自殺一次

就又回到了這個世界

星期天的陽光啊

真他媽的太明

 

嘆:陽光明媚,死亡也變得浪漫。





13/我要睜著雙眼死去(烏納穆諾)

我要睜著雙眼死去,
裡面留住你那清晰的群山,
——
它們的山隘是我生命的空氣——
群山把你永恆的內心向著太陽,
我夢中的西班牙!

跟我一起進入你寧靜的胸臆,
好好地鑄造你那光輝的形象;
把你的岩石作為我肉體的庇護,
對你的記憶在我身上沉睡無數世紀
我夢中的西班牙!

讓我的雙眼成為草葉兩片,
痛飲你的光華,我的大地的太陽
母親啊,你的大地上我足跡依舊
把你的陽光照上它們作為慰藉,
給我慰藉的西班牙!

蘊藏著的碧翠萌發出青春,
在我心靈的深處形成你的景象,
於流逝的世界到持續的世界下麵,
加強了信心要重見希望,
給我慰藉的西班牙!

我要好好地睜著雙眼死去,
胸中深處懷著你的青春,
我的肉體仍然是收割後的金黃田地;
你的陽光以我的希望給眠床鍍了金,
給我慰藉的我夢中的西班牙

 

(王央樂譯)

 

嘆:我要睜著雙眼死去,為這句妙語盡情歡呼吧。


 

14/雨同我(卞之琳)

 

「天天下雨,自從你走了。」
「自從你來了,天天下雨。」
兩地友人雨,我樂意負責。

第三處沒消息,寄一把傘去?
我的憂愁隨草綠天涯:
鳥安於巢嗎?人安於客枕?

想在天井裡盛一隻玻璃杯,
明朝看天下雨今夜落幾寸

 

嘆:頭兩句甚妙,可堪玩味。


15/懷念(朵漁)

突然想起那些早逝的詩人
他們的詩集就放在手邊
他們的音容還留在記憶裡
他們的郵件還躺在信箱裡
他們喝過的酒、唱過的歌、罵過的人
還一樣清白、憤怒、無恥地活在世上
而他們
也真的跟活著時沒什麼兩樣
只是安靜了許多
只是不再講話
而我們這個世界
又多麼需要安靜一小會兒啊!


嘆:把死人寫得如此浪漫,讚。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