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7日 星期四

我的中文塗鴉試練及「企塗」狂想



少時愛寫中文美術字,將過過往中文美術字的塗姿、發表方式變改一下,不就像中文塗鴉了嗎?(塗鴉的本質是簽名而不是圖畫)
兩者分別:一個是在家修行,一個是出街挑機。

讀中二時,我長得不高卻偏要爭得坐最後一行。
前面坐的是一個女同學,有一次,上堂中,她趴在枱上數分鐘後,突然轉身,把英文書遞給我,只見書本空位上寫著她的英文名,是麵包體的英文美術字,寫得既漂亮又可愛,實在令人驚喜。
她寫的跟街頭塗鴉的英文字很相似,但她本人是個斯文乖女,不會是上街塗鴉的女塗手。
記此舊事,只想說,原來塗鴉的種子,很早已植下了。

今天,我涉足塗鴉。
先作試驗。

我的第一幅塗鴉是簽名:塗「飛」鴉

二號作品是一筆書成的「道」字。
此字正式用了噴漆(綠色),需要起稿,但覺得硬紙也不夠硬,若貼牆而噴,紙張立企不穩,噴得不夠舒服。

三號作品是「勁」字。(有原型,未完成)

試驗之後,我認為,中文塗鴉,若能以外形大氣而內涵神秘的中文字創作,當能引起關注和賞識。
深明中文字之博大精深之後,借紐約塗鴉手段而呈現在香港大街小巷,不難成為一種新的藝術潮流。
而帶有中國文化色彩的圖案同樣吸引,例如太極圖。
太極圖一出,它的內涵已能即時泛滿觀者腦海。

更進一步的是,若能創寫帶有東方神秘色彩的新筆法,當可卓然成一家塗手。

富有特色和內涵的中文塗鴉,也必定能引得外國塗手的好奇、觀賞和議論。
雖然,外國人不懂分辨中文字的美醜,但我們可在筆畫的氣勢和構圖上玩塗,那種筆走龍蛇、氣吞天下的美感,豈有國界之分?



一號作品

二號作品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