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8月2日 星期六

塗鴉三噴之三:一代塗手曾灶財




張讚國、高從霖著的塗鴉香港,序言中,有句話說得好:塗鴉香港不是香港塗鴉。

香港塗鴉是指香港的塗鴉。
塗鴉香港是指全世界來香港塗鴉。

書中說,不管是本土或外來,真正活躍的塗手大約有15個,不會超過20個。

幾本塗鴉書中,似乎所有塗手的簽名都是英文。
沒有人在塗鴉作品用中文簽名?

香港的塗鴉氣氛在世界上或許不算特別強,但這小小地方卻出現了兩個很有標誌性的塗手。

一個是塗鴉少女,她因在街頭塗鴉「誰害怕艾未未?」而成名,但其身份卻一直保持神秘。
塗鴉少女之所以特別,是因為塗鴉界的女塗手很少見,能夠做出轟動事件的女塗手更少。

另一個自然是曾灶財,他是香港一代塗手。
曾灶財引爆了香港兩大問題,第一個是公然塗鴉,是否犯法,是否該被拘捕?第二個是曾灶財的街頭書寫算不算是藝術?
據查,曾灶財於香港、九龍和新界共寫了5.5萬幅作品,數量驚人。
此人尚在世時,拄著枴杖,赤裸上身,捲起長褲管,提著超市膠袋,悠然步過港九新界街道,旁若無人地見柱寫柱,見壆寫壆。
風雨不改,任拉任鎖。
但警察都麻木了,都懶得抓了。


小時候,我有幸,也曾在巴士上目睹「九龍皇帝」曾灶財在鑽石山街邊慢寫,是慢寫。
書法風格如一,數十年來慢寫。
曾灶財那份超強毅力、超脫淡然、自在安樂,當今香港,乃至世上,誰人能及?
曾灶財的作品,當然是藝術了。
曾灶財,絕對是香港一代塗手。

 

也塗鴉,塗鴉也,鴉塗也,鴉也塗

 

沙灘塗鴉


我曾在長洲的沙灘上,心血來潮,寫下一句:

我看見風踏浪而來。

正好,一個愛爾蘭女遊客舉機拍下了我的寫姿和沙灘上的文字。
邊拍邊說:Very good

我知道,她看不懂中文字的意思,也無法分辨中文字的美醜(此句出自塗鴉---鬼飛踢一書)。但我還是樂在其中,完成了一次有意思的即興創作。

我任由她拍,因為我想把這句中文,送到愛爾蘭去。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