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網頁瀏覽量

2014年7月29日 星期二

會說話的香港「塗」牆


 

 

塗鴉--鬼飛踢(畢恆達著)一書中,以男女廁的塗鴉分析男女在廁所中塗鴉的風格差別。
女廁塗鴉經常現出溫馨、支持與鼓勵的氛圍。
男廁塗鴉則不外乎政治與性,語氣往往挑釁。

塗鴉,源出唐代詩人盧仝的示添丁,最後兩句是:忽來案上翻墨汁,塗抹詩書如老鴉。

塗鴉--鬼飛踢書中說,最有名的塗鴉是孫悟空在如來佛祖的掌心(按:手指上?)寫了八個大字:齊天大聖,到此一遊。

我則想起武松血濺鴛鴦樓後,在牆上寫道:殺人者,武松。
型味四射。

塗鴉,Graffiti,有人譯作鬼飛踢。

我喜歡看街頭塗鴉,但那些美術字塗鴉,我看膩了。
我想看有意思的「塗畫」,畫功細膩自然是好,但有些不着重畫功,以內容打動人眼的「塗畫」,我覺得更親切動人。
以笨拙的畫功繪出奇趣意念,也是很好的塗鴉作品。

塗鴉:會說話的牆。
這句形容得真好。

紐約中央公園,地上有不少粉筆塗鴉,「為何空虛的感覺佔據如此龐大的空間」等等句子,此乃粉筆詩人De La Vega的手筆,這已成為紐約中央公園一道風景。
我想,中文的一句詩,最適合這種塗鴉。

紐約地下鐵塗鴉最嚴格的定義:是字母的藝術(圖像只能是背景)、在非法的地方塗鴉、使用偷來的顏料(不參與資本體制的運作)。

你是否支持非法塗鴉?
這問題很難回答,因為句中塗鴉之前有非法兩字。
非法,乍看之下當然不好。
但是非法,又是塗鴉最原始的精神本質。那是一種反抗強權的藝術行為,面對惡法,不得不非法。
而合法塗鴉,只是塗鴉的一支,不直接等於塗鴉。
於是,我唯有回答:出色的非法塗鴉,酌情處理,難看的非法塗鴉,禁止,並且追罰。
如何界定是否出色?

這個問題,比上一個問題更難回答呀。
那就交給評審團投票吧。

我也正在累積一個攝影專題的照片:香港「塗」牆

現成的照片,有一張:

在宏偉亮麗的時代廣場對面,就有一幅殘敗「塗」牆。
殘破得很有型。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