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網頁瀏覽量

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突擊死亡塔2》(8.3分)我喜歡!




有好多嘢想講。

先用膚淺D的兩三句來概括:

有十個高手,逐個表演一個打十幾個,而且個個打得精彩。最後,印尼Tony Jaa一個打之前逐一表演過的九個高手。過癮極了。

這部功夫片,不簡單。

它拍出了功夫語言。
李小龍腳踩倒地對手,自己臉上反而露出痛苦表情,這經典的一幕,就是功夫語言。

反派中最好打那條友,就表現了他獨特的功夫語言,非常好。

突擊死亡塔2之二:

由於
變形金剛4的霸道,所有上映中的電影被迫瘦身,拱手讓出大批院線。

因此,
突擊死亡塔2每日慘剩兩三場次,令我首次長征至圓方The Grand Cinema睇戲,坐第二行,睇到我頭暈暈又不捨放棄瞪大眼。


九龍站圓方好大,分金木水火土區。
The Grand Cinema亦夠大,大到可以拍部鬼片,去廁所有遙遠靜寂感。

大,真係夠晒大。
大到對面HMV將在7月隆重開幕(我以為HMV一年前已經清咗盤)。

大到散場時,一點擁擠感也沒有。我假假哋要坐第二行喎,散場時逼都唔逼下,一D香港地少人多精神都冇。
一散入大商場,更加好似人流稀疏咁。
這種散場情況,不合常識。

向來痛恨旺角更甚於西班牙輸15的我,真是太喜歡圓方了。

好,7月去HMV行下,兼睇電影節冇睇的
永生情人(殭屍的詩意故事)。

突擊死亡塔2之三:

好笑的一段。

廿幾人追殺印Jaa(印尼Tony Jaa),俾佢走甩。
卒仔向黑幫大佬報告:大佬,俾佢走甩咗。
飲緊紅酒的大佬:你班廢柴,廿幾人都俾佢走甩?你同我揚出去,邊個捉到佢返黎,我賞.....
卒仔:大佬大佬,條友打緊上黎,話要攞你命。

全場爆笑。

突擊死亡塔2之四:

以下一段既有搞笑成分,也有認真成分。

印尼本土和日本黑幫並立。

印尼黑幫大佬個仔嫌老豆唔交重任俾佢,於是自己勾結外人搞小動作,挑起爭鬥。
大佬因此要向日本黑幫道歉。
回家後怒極,教訓兒子,將兒子打到成面血。
兒子終於回罵:老豆,我睇唔起你。同佢地道歉?你D尊嚴去晒邊?我地本土地盤被日本黑幫霸晒喇,我地連自己國家地盤都守唔住喇。你咁都可以忍架咩?

黑社會的本土悲情哀號。

多年前的港產片,香港本土黑幫也曾哀號:大圈仔蝦到上面喇,搶埋我地地盤喇!仲要忍?


突擊死亡塔2之五:

不愧為三級暴力片。
附近一伙男性後生仔都睇到嘩嘩聲,頻頻發出男性的尖叫。

開頭一場監獄操場泥漿混戰拍得極佳。
連茄喱啡都打得好狼,就知拍得認真,打得到肉,觀感一流。

我覺得打得比Tony Jaa還要好,因為Tony Jaa很講求美感,設計痕跡太重。印Jaa則打得隨意卻又可觀。

不過,印Jaa的身形只是一般,胸肌唔靚兼有點胖態,若論武術家身形之完美,李小龍始終是no.1

突擊死亡塔2之六:

印尼本土黑幫忠實打手剛素被殺一段,拍出了功夫悲壯情懷,這一戰很出色。

一把年紀、披頭散髮的剛素被老大的兒子出賣伏擊,他拼了老命連殺十多人,最後掛著鮮血走在後巷的雪地上,紅白相映,淒涼而悲傷。配樂也動人。

而外面,反派第一高手在等著他。
反派第一高手以神速之技,用小號彎月雙刀割其筋脛,剛素伏跪雪地,鮮血狂湧。
反派第一高手的面靠得很近,以理解卻又殘酷的眼神望著剛素,靜鏡兩秒。

無聲的功夫語言出現了,他彷彿在說:你我都是高手,我明白你此刻的心情。你感覺很淒涼,空有一身武功,卻已到末路,我明我明,你現在很痛,是的,應該是很痛的。你太可憐了,去吧,不要掙扎,上路吧。

那是一種理解卻又非常殘酷的眼神。

雖然,以上幾句我是亂估的,只是打個比喻,但是,這種鏡頭是真的與別不同的。
那是功夫中人的眼神交流,包羅萬有情感。

據說
突擊死亡塔已準備拍第三集。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