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5月17日 星期六

碎語六段之二(香港史上最悲壯的陸上打劫事件)




 

1

 

微電影劇本故事之一:

一個女人被前男友鬼魂追殺,這個女人的男友則被前女友鬼魂追殺。
一晚,情侶被同時索命。
當男鬼和女鬼相遇時,兩鬼一見鍾情。
忘了索命,攜手飛去。


微電影劇本之二:


示威現場,一女警,和示威男在衝突中互生情愫。


2

 

香港搖滾音樂頒奬禮

 

近年,香港樂隊大量湧現,而且有不少屬水準不俗。
這是多年未見的香港搖滾好氣象,必須珍惜。


香港樂壇欠缺一個搖滾音樂頒奬禮。
最好由民間組織,不帶利益關係。
評委會由約二十人組成,例如黃志淙、關勁松、馮禮慈、陳錫海、黃志華這類資深樂評人。
只頒榮譽,不獎金銀。


搖滾音樂頒奬禮,能給樂隊歌手尊嚴。

這才是最珍貴的奬勵。


而眼下,香港四大頒獎禮完全冇料到,上去領奬的樂隊明知奬項亂頒也要配合劇本,型氣盡失。
為了拯救這些有潛力樂隊的搖滾初心,香港民間搖滾音樂頒奬禮是時候誕生了。
由報紙或雜誌牽頭就更好了。


還有香港搖滾名人堂,請有心人也一併建立了吧。


3

 

香港史上最悲壯的陸上打劫事件:百幾名歹徒械劫香港銀號。
1876
年,香港警察只得六百人,而歹徒竟然有百幾人。
當年,有消息傳英國運來十三萬鎊。


其中一歹徒首領張裕仔想搶這筆巨款,但其手下只有三十多人,於是邀大陸匪首「雙槍將」譚元浩作中港合作。
兩人一拍即合,劫案人數達一百三十多人。
打劫過程曲折搞笑,但駁火激烈,「雙槍將」射殺了不少警察。


之後僵持了一段時間,譚元浩探頭看看情形,卻意外中了冷槍,一命嗚呼。
那記冷槍,是一華僑被吵醒,見樓下兩持槍大漢指手畫腳,就放了一槍,命中譚元浩。
群匪潰敗。


這一戰,警察死了三十多人,歹徒死了二十多人。
譚元浩死得好唔抵,張裕仔被判處死刑


這一騎呢事件,真可拍成電影。

 

4

 

我家樓下,有AB兩家茶餐廳,菜式水平各有千秋。
但每次買外賣,我只固定幫襯B家。
事緣,有次我致電A餐廳,叫外賣,15分鐘後我自己去取。伙記要我留電話,我不想留,伙記最後也答應了落單。


我一生人最怕就是「等」字,故計好了時間,以安排一事跟一事地做。
誰知,伙記怕落空單,等我到了才落單,即時打亂了我的時間安排。
從此不再幫襯A 餐廳。


B 餐廳,很爽,次次在我到之前就做好。
而且從來不要求我留電話。
後來我才知道,B 餐廳裝了來電顯示。。。哈,蠱惑,相當蠱惑。
多了一個小技巧,就得到了我的長期幫襯。


所以,間間茶餐廳外觀差唔多樣,生意卻為何大有分別?其實,它們的老板,頭腦個個不同。


5

 

鈴鐺下的狗》(李承鵬)

 

說到香港,聯想到最近的事,最後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個故事。經冉雲飛先生介紹我認識了一個……这些都是训练出来的,和思想境界无关。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你怎样,他就怎样,你让他知道怎么才能保护自己,他便怎么保护自己。 中国的特权越来越糟了。过去天天吃饱饭是特权,现在天天能吃上安全饭才是特权。过去生二胎是特权,现在能把二胎生成外国孩子才是特权。所以大家就去拼爹。可拼爹也OUT了,你还在琢磨怎么拼爹,人家都在拼干爹了…… 在这样的训练里,特权会给民众带来憧憬,更会给民众带来恐惧。比如越秀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到底有没有殴打南航空姐,载了一两百旅客的飞机却像可可西里无人区,没有国人站出来作证,最后还是非洲留学生多班证明政委确实“捏”了……联想到跳进西湖救人是乌拉圭女孩,大街上扶起摔伤老人是美国女孩,有朋友又在感叹中国人自私懦弱。可是我觉得不怪国人,怪那个实验室。当正义总受到惩罚,你刚伸手想扶就想到这一扶就得扶一辈子,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沉默围观。人性本有弱点,是体制决定人的行为,就像不是狗决定了实验室,而是实验室决定狗。 我想我已说得够清楚了,还是有些人非常激愤跑来说我污辱中国人是狗……这个情景意趣盎然,我愣了很久才释然,这,正是铃铛训练的一部分。 有些人已自行成为自己的实验室,自行成为自己的那只铃铛。这样说下去将回到那个老话题,到底是什么样的政府决定什么样的人民,还是相反。由于受铃铛训练多年,我也是那条资深的狗,所以还是换个思路说明观点。回到美国佬的《肖申克的救赎》,那个监狱有美国人、意大利人、黑人、白人、黄种人……入狱原因、个性大有不同,可监狱严格执行同一个标准,最后不同的人变成同一个人,“报告长官”,不然就没有尿兴。你说是监狱决定了犯人,还是相反?当然安迪是其中异类,他挖呀挖,终于用圣经里面藏着的铁锤挖出一个大洞,跑了出去,终于看见太平洋的海水和梦中是一样的蓝。 经过努力,总会有安迪先挖个洞跑出来。所以现在看新闻联播找幸福感的人越来越少,上微博找真相的越来越多。像我这样的批评者,也必须承认和几十年前相比这个国家开明了一些,否则我现在可能正在“报告长官”。但那个铃铛还在,它的后果是,90後,成都男生,剛去香港中文大學念書。

他告訴我:前段時間,校方單方面決定把原來食堂的班底換掉,承包給另一家。於是學生們憤怒了,學生會天天貼海報、在校網裡嚴厲批評校方越俎代皰侵犯學生權利,認為學生的事情只有學生自己才有權決定,號召抵制校方武斷決定……校方一看,乖乖收回成命。

這個成都男生小激動地告訴我,參加這個抵制行動的好多是大陸去的學生,過去我想都不敢想會發生這樣的經歷,但這次不僅做了,而且做到了。

學生還是那些學生,只不過離開了實驗室。

這差不多可以揭開我們爭論已久的誰決定誰的謎底。

巴甫洛夫养了条狗,摇铃铛就喂它吃肉,摇铃铛就喂肉……久而久之,只摇铃铛狗也流口水。这就是“经典性条件反射”。我一直好奇给人做这实验会怎样。看了《肖申克的救赎》才明白这就是黑人瑞德。老瑞在大牢里关了四十年,每次上厕所都必须“报告长官”。出狱后去了超市打工,每次上厕所也要“报告长官”。否则尿不出来。 那句台词屌爆了,“狱里的高墙实在是很有趣。刚入狱的时候,你痛恨周围的高墙,慢慢地,你习惯了生活在其中,最终你会发现自己不得不依靠它而生存。这就是体制化。” 可见美帝也有体制化和实验室,是人类社会共同特点。只不过我们这里偏大,整个地方都是实验室,每分每秒都在训练。在摆个摊都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谨防城管大哥神兵天降;官车压双黄线横冲直闯,高架桥侧滑你却要自责太胖;女儿被强奸你跪在公堂喊冤,却以扰乱公共秩序被劳教……的地方,我们每天都在“报告长官”,每个人心里都虚拟出一个铃铛,为了生存,我们已训练有素。 想写这篇文章由来已久。我时常看到一些好友批评中国人自私、懦弱、不是痛恨特权而是痛恨自己得不到特权,不是讨厌特供而是讨厌自己得不到特供,遇事不是按法律程序而首先想到的是找关系走门子……我认为这是事实,而我正是其中猥琐的一员。可这只是事实的一半,另一半是凡人类就自私贪婪以及梦想得到特权。如果没有制度约束,你送瓶天价茅台再搭个文工团员给美国人,他要是义正词严拒绝“俺不是那种淫儿”,肯定是一神经病。还有些朋友爱说中国人人种差,“活该被奴役”。可从巴甫洛夫理论这不合逻辑,不论哈士奇、苏牧还是中华田园犬,你要天天给它摇铃铛,都得流哈拉子。所以不是民众率先改掉了自贪懦这个国家才能进步;而是先行改变了那个实验室,民众素质才能得到提升。 这是最大的实验室,我们天天听着铃铛。你开车行在马路上看行驶最通畅的是官车军车,大脑沟壑渐渐就会长成一个特权交通地图。你看信访办的门进去是窦娥、出来是精神病,如果不是真相信多啦A梦,必得知世上最大的如意门是领导的家门;你家小孩天天喝着毒牛奶吃着地沟油,出于物种保护你肯定也想混成公家的人 ……这些都是训练出来的,和思想境界无关。人是趋利避害的动物,你怎样,他就怎样,你让他知道怎么才能保护自己,他便怎么保护自己。 中国的特权越来越糟了。过去天天吃饱饭是特权,现在天天能吃上安全饭才是特权。过去生二胎是特权,现在能把二胎生成外国孩子才是特权。所以大家就去拼爹。可拼爹也OUT了,你还在琢磨怎么拼爹,人家都在拼干爹了…… 在这样的训练里,特权会给民众带来憧憬,更会给民众带来恐惧。比如越秀武装部政委方大国到底有没有殴打南航空姐,载了一两百旅客的飞机却像可可西里无人区,没有国人站出来作证,最后还是非洲留学生多班证明政委确实“捏”了……联想到跳进西湖救人是乌拉圭女孩,大街上扶起摔伤老人是美国女孩,有朋友又在感叹中国人自私懦弱。可是我觉得不怪国人,怪那个实验室。当正义总受到惩罚,你刚伸手想扶就想到这一扶就得扶一辈子,此时最好的选择就是沉默围观。人性本有弱点,是体制决定人的行为,就像不是狗决定了实验室,而是实验室决定狗。 我想我已说得够清楚了,还是有些人非常激愤跑来说我污辱中国人是狗……这个情景意趣盎然,我愣了很久才释然,这,正是铃铛训练的一部分。 有些人已自行成为自己的实验室,自行成为自己的那只铃铛。这样说下去将回到那个老话题,到底是什么样的政府决定什么样的人民,还是相反。由于受铃铛训练多年,我也是那条资深的狗,所以还是换个思路说明观点。回到美国佬的《肖申克的救赎》,那个监狱有美国人、意大利人、黑人、白人、黄种人……入狱原因、个性大有不同,可监狱严格执行同一个标准,最后不同的人变成同一个人,“报告长官”,不然就没有尿兴。你说是监狱决定了犯人,还是相反?当然安迪是其中异类,他挖呀挖,终于用圣经里面藏着的铁锤挖出一个大洞,跑了出去,终于看见太平洋的海水和梦中是一样的蓝。 经过努力,总会有安迪先挖个洞跑出来。所以现在看新闻联播找幸福感的人越来越少,上微博找真相的越来越多。像我这样的批评者,也必须承认和几十年前相比这个国家开明了一些,否则我现在可能正在“报告长官”。但那个铃铛还在,它的后果是,

在我看來,那些學生未必認為原來食堂燒的菜最好吃,他們只是不想做鈴鐺下的那條狗,搖鈴鐺就吃肉、搖鈴鐺就流口水……

在我看來,這才是好的教育,好的教育,就是獨立思想的教育,就是不聽任別人搖鈴鐺就流哈拉子的教育。

 

6

 

世界盃,令天下球迷神往的世界盃,快到了。
我雖拋棄直播多年,巴西直播時差也令我不願意在凌晨追看,甚至TVB霸權更令我討厭......等等。

但僅在世界盃月,能頻繁地得知一場場賽果,然後在網上重看精華片段,就足以令我期待。
世界盃是一項很特殊的比賽,因為這是國與國戰爭的最佳替代模式,不用流血喪命的戰爭,滿足了人類爭鬥的天性。

咁另一盛事奧運會呢?不也一樣?
不,不一樣的。
因為世界盃球賽上廝殺的,只有男人。
這更符合殘忍的原始廝殺模式。
有資料說,全世界的足球粉絲,估計超過35億人。
這很可能就是源自原始廝殺的集體潛意識。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