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瀏覽量

2014年5月21日 星期三

2014新詩創作,《在十三個詞語裡暢游》等六首


 

 

 

在十三個詞語裡暢游


(按:此詩可隨意改詞,生出無數版本。


我今天高興
縱身一跳
就潛入了辭海

我在瘋狂裡瘋狂
我在裡笑
我在偉大裡偉大

我在裡痛

我在行走裡行走

我在裡癢

我在打坐裡打坐

我在裡夢

我在沉默裡沉默

我在裡游

我在「忘形」裡忘形

我在「喘」裡喘

 

最後,我走入了


《坐境》

 

以筆為竿

垂釣靈閃

我一遍又一遍地閱讀河水

卻始終見不著未來的魚

最後只釣到

一串入定的時光


《剪吻》

 

我們把無數的吻留在海邊

留在鄉間

留在草叢

留在山頂

留在枕間

 

明天,我就去把它們一一撿回

剪碎


《母親》


在夢中,我死了之後
被送到陰間挑選下世的母親
閻羅王說我今生修得好
下世的母親形象
可以選擇西施秋瑾林徽因甚至觀世音
我說我還是要今生的母親吧
其他的我都不熟


兩條虛線

一片廣闊的柔白
腳印在行走
並且踩出了一條虛線
一直畫到
卓立的梅花樹下

腳印上樹,顏色甦醒

一朵朵粉紅色的誓約含苞待放
伏在綠意上的雪們遙望
在另一個方向
第二條虛線
正盈盈
畫來

《唯一的證明》

取出一張白紙
寫上一個

我憑空創造的字


上半部是「生」
下半部是「死」
中間的那一橫,生死共用


寫完後

我即點火
把白紙燒了


這個新字可謂一出生

就死了
連發音都來不及為它配上

天地間
只剩下這首詩
是它曾經存在的唯一證明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